为了能在三点饮茶,上世纪数万株茶苗被偷运出中国

5月21日是国际茶日,因此物种日历选择了茶叶标本作为主题。具体说来,是坐落于英国伦敦的邱园中的茶叶标本。在邱园建立之初的18世纪末,博物馆仍然是有钱有闲人的收藏,而受雇于他们的探险家们则坐船前往世界的各个角落,收集当地的物种标本。

旧时与如今的邱园 | 邱园

虽然大家第一反应想到的大概是拿着猎枪钻进雨林采集动物标本的猎人,但是采集植物标本的当然也有专门的“植物猎人”。特别是1842年沃德箱的发明,让植物猎人有了更为趁手的工具。这种密封玻璃箱里包含了湿润的土壤,将植物种在其中之后,更容易在长途旅行中存活下来。

用于运输植物的沃德箱 | Kim Unertl / Wikimedia Commons

中国茶的秘密

而说起茶叶,就一定会提到植物猎人兼商业间谍罗伯特·福钧。他于1842年受雇于皇家园艺学会,次年开始到中国采集植物标本。对历史敏感的读者们会意识到,这正好是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因《南京条约》而开放五口通商的时间点。在3年时间里,他采集了包括迎春花、荷包牡丹、白紫藤、以及金橘等等一大批植物,并将一路的见闻用日记记了下来。他的成果和日记在英国颇受欢迎,让他声名鹊起。

来自中国的茶 | Wikimedia Commons

1848年,在东印度公司的委托下,他又一次来到中国。这次他有着明确的目的:寻找中国茶叶的秘密。当时,全球市场上的茶叶可以说完全由中国垄断,英国人对茶叶所知甚少——他们甚至以为红茶和绿茶是两个不同的物种。东印度公司希望能够在中国以外的地方自行产茶,最好的选择就是临近中国,又完全掌握在东印度公司手里的印度。

茶花 | Forest & Kim Starr / Wikimedia Commons

印度本土虽然有茶,但是质量并不让人满意:其口味较辣,不过有一些麦芽香气。当时最接近的尝试是使用从广州走私出去的茶种,在喜马拉雅山南麓的阿萨姆种植出的喜马拉雅山茶。虽然质量还不错,但和中国的好茶相比仍然香气不足。一方面广州并非中国最好的茶叶产地,另一方面从种植到制备茶叶的技术都不过关。因此,他们希望让福钧潜入中国,获得优质茶种,调查制作茶叶的工艺,最好还能雇到一些制茶人去印度。

来源于印度博物馆的印度茶 | 邱园

福钧伪装成外省的官员,拜访了杭州附近的绿茶产地和武夷山附近的红茶产地,观察到了当地的制茶技术,并收集到了茶种,寄去了印度。他还注意到了他拜访的那家绿茶厂使用普鲁士蓝和石膏粉为绿茶染色的小伎俩,并将这些染料寄回英国,在1851年的世界博览会上展出,用以贬低中国茶,打击中国的茶叶销售。

中国产的老君眉,是福钧到中国时采集到的茶叶样品 | 邱园

染色的茶叶

关于染色茶叶这个事件,我并没有查到更多的旁证,但是对茶叶染色倒是可以稍微展开说明一下。从传统中国茶的审美来看,这种染色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但即使只有福钧的说法为证,也很难直接否认染色事件不是真的,毕竟在福钧的日记中他也说了:“茶农们也承认,没有任何添加的茶叶品质更好,他们也从来不喝染色的茶叶。”

不同生长期的茶叶 | Arne Hückelheim / Wikimedia Commons

当年的英国也有各种食物上的掺假造假手段,也的确有传闻当年的海外市场觉得这种颜色的茶更为好卖。客观上讲,染色的新闻除了压制中国茶叶以外,还是让英国摒弃绿茶投向红茶怀抱的原因之一,如今的英国茶市场,更是以红茶为基底创造出诸多品种的茶饮。

一杯红茶 | Ranjithsiji / Wikimedia Commons

那么抛开健康角度,更为鲜亮的颜色是否真的会更有吸引力呢?以如今的世界茶饮市场来看,染色似乎早已成为了一种潮流,传统的泰国奶茶Thai tea,以橙红色为其显著特征。尽管有一些说法指这种颜色源于土壤特性,但查证配料表即可发现,这种橙红色源于食用色素。

泰式奶茶 | Punctuated / Wikimedia Commons

而最早是因为什么原因加入色素,则是众说纷纭,有说因为战时物资短缺染色后更好售卖,有说是为了进军美国等移民国家加入鲜艳色素吸引顾客,各类说法莫衷一是。但加入橙红色色素的泰式奶茶也已经在世界各地的餐饮业站稳了脚跟,甚至发展出更多的染色茶饮。而今夏最当红的饮品,也是加了天然染色原料,从而呈现出青翠欲滴之色的泰绿柠檬茶。

走向世界的茶

说回当年的英国,福钧向印度寄的第一批茶树苗和茶种共有13000株,但是在辗转的长途运输中只剩下了3%,而种植园的主管由于无知使用了大量的水灌溉这些茶树,最后这些茶树无一存活。于是,他改为使用沃德箱运送第二批种子。这样不仅大大提高了运输效率,也提高了成活率。

来自斯里兰卡的采茶人雕像 | 邱园

这些茶种在印度生根发芽,让印度成为了优质茶叶的生产地,而其他东南亚国家也逐渐开始了制茶工业。福钧收集到的茶种和印度的土茶经过几代杂交,成为了享誉世界的阿萨姆红茶。这些茶叶的样品被放在东印度公司在伦敦开设的印度博物馆内。随着东印度公司于1874年解散,博物馆内的大量收藏由邱园接收。

阿萨姆采茶的女工 | ঈশান জ্যোতি বৰা / Wikimedia Commons

邱园的藏品目录可以在网上搜索到,从中可以看到不仅仅是中国和印度,还有越南、泰国、斯里兰卡等地的茶。福钧的商业间谍行为对当时中国的经济是一记重创,但是中国早已不是那个出口茶叶换鸦片的国家。

越南产的花茶 | 邱园

英国人出于贪婪而引入的茶产业,如今却成为了一些东南亚国家重要的收入和出口创汇来源。对数百万计生活在若干最不发达国家的茶农来说,茶产业就是主要的谋生手段。2019年,联合国将每年的5月21日宣布为世界茶日,以赞美茶叶的经济、社会和文化价值,促进全球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为了能在三点饮茶,上世纪数万株茶苗被偷运出中国已关闭评论
  • 74 次浏览
    A+
发布日期:2021年06月28日  所属分类:茶苗新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