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茶叶运输到印度的经过

17世纪时,茶叶成为英国贵族生活的必需品。茶叶很快超过丝绸和陶瓷,成为中国对英国最重要的出口品。为了扭转贸易逆差,英国人决定,从中国把茶偷过来。

1848年,苏格兰植物学家福琼接受东印度公司派遣,深入中国内陆茶乡,将中国茶树品种与制茶工艺引进到东印度公司开设在喜马拉雅山麓的茶园,结束了中国茶对世界茶叶市场的垄断,给中国经济带来巨大影响。福琼因此被称为“茶叶大盗”。有经济学家认为,他的作用比千军万马还大,但他却很少为人所知。

罗伯特·福琼是除传教士之外最早进入中国内陆的外国人之一,他回国后写作《两访中国茶乡》,对其中国之行作了详细记录,包括他如何将茶树和茶叶工艺输送至印度。此书中文版已由江苏人民出版社于2015年7月出版。

本文标题均为编者所加,内文略有删减。

《两访中国茶乡》 罗伯特·福琼 著 (图片来自网络)

让茶树在运输途中存活的实验

1848年秋天,我曾经送了大量茶树种到印度。有些树种包在宽松的帆布袋子里,有些则埋在干土中放进箱子里,还有一些用的是小包装,希望通过邮局快速地寄过去,但这些方法都不是很成功。茶树种一旦离开泥土,只能存活很短一段时间。这就像橡树和栗子树一样,要想把这些有价值的树种送到远方的国度去,非常困难。

但在1849年,我成功地找到了一种稳妥的办法,可以把这些树种运送到外国去同时还能够存活下来。这种方法适用于所有那些只能短时间存活的树种,其中就包括茶树种,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一方法。很简单,就是在树种收集起来之后赶快把它们种到育种箱里去。

我第一次试验是这样做的:我从中国最好的丝绸产区采集了一些小桑树,我把它们都种到一个箱子里,就像平常种树那样,然后给它们浇水;两三天以后,等到泥土干透了,把大量茶树种撒到泥土表面,然后在种子上面再盖上大约半寸深的土,浇上水,用一些木板把这些泥土盖紧;这之后就像往常一样,把整个箱子绑起来,绑得越紧越好。

箱子运到加尔各答之后,里面的桑树长得都很好,茶树种也在运输途中发芽了,泥土表层长得到处都是。法尔康内博士在收到箱子后写信给我,他告诉我说:“桑树周围到处都是新发出的茶树幼芽,密密麻麻的。”

今年(1849年),大量茶树种则是撒播在几行茶树苗之间。在运往印度的旅途中,这些种子同样发芽了,一直运到终点喜马拉雅,这些新芽的长势都很好。

罗伯特·福琼和家人 (图片来自网络)

把12000株茶树运到了喜马拉雅的茶园

在试验成功的消息从印度传回来以后,我决定继续用同样的办法来包装那些箱子,这一次我将亲自带着它们走一回。于是,我在每个箱子的茶树苗之间都撒满了茶树种。

这样包装、准备好的箱子一共有14个,我手中还剩了大量的树种,在1蒲式耳左右。我打算用下面这种办法来处理这些种子。我准备了两个玻璃柜子,用来把中国采集到的山茶花运往加尔各答的植物园。我把茶树种子都倒在柜子前面,又倒入一小部分泥土掺杂在种子里面。然后在柜子底部铺上这样一层泥土、种子的混合物,两者大概是1:2的比例,把那些山茶花从花盆中轻轻取出,放到这一层混合物上面。山茶花之间的空隙也都用这种混合物填满,填到一定高度为止,然后再在最上面撒上少量泥土,把顶部的种子覆盖起来。给柜子里浇水,浇得透透的,然后用木板把柜子中的泥土固定下来,再把柜子盖子像平常一样合上扎紧。

我收集到的植物和种子,现在装满了16个玻璃柜子,我带着它们,以及上一章描述过的中国制茶工人和各种设备,离开了上海。

这一天是1851年的2月16日,中国沿海一直在刮着东北季风。因为是顺风,我们把所有的帆都升起来了,4天之后,我们的船就驶完了将近1000英里的路程,停靠在香港码头了。我们马上换船,登上了 “玛丽伍德夫人”号蒸汽船,3月15日到达了加尔各答。我们与皇家加尔各答植物园的主管法尔康内博士住在一起,就是在这一次,我们用印度山毛榉的叶子按制茶工艺仿造出了茶叶,我曾经在前面几章描述过这一过程。所有的玻璃柜子都搬到植物园中,经过检查以后按顺序放好,等待下一段旅程。

当柜子在加尔各答打开的时候,那些茶树苗的生长情况都很好。一行行茶树苗之间播撒的茶树种也开始发芽了。因为柜子里还有足够的空间,我们就没有干涉这些种子的发芽生长。但是那些播撒在山茶花之间的茶树种子就要采取一些措施了。我们打开这些装有山茶花的柜子时,发现所有的茶树种子都已经胀大,正要开始发芽。因为山茶花不需要再运往下一站,所以我们把山茶花轻轻地取出来,装进花盆,这些山茶花一切照旧,似乎就没有离开过中国一样。我们准备了14个新柜子,里面装满泥土,那些正在发芽的茶树种就密密地撒在泥土上面,然后上面再按照通常的做法铺上一层土。几天以后,茶树幼苗就破土而出了,几乎每颗种子都发芽了。就是通过这种简单的方法,我们把12000株茶树运到了喜马拉雅的茶园。

罗伯特·福琼中国茶乡见闻。(图片来自网络)

中国的制茶工人在印度得到房子和花园

离开加尔各答后的第五天,我们驶进了恒河的主航道。在介绍印度的材料中,河两边的城镇都经常被人提到。所以我也许只需要提一下,我们依次经过的较大城镇有巴特那、 达纳布尔译者按:原文Dinapoor,现在英文名为Danapur。、加济布尔译者按:原文Ghazepoor,现在英文名为Ghazipur。、贝拿勒斯译者按:原文Benares,即今天印度的瓦拉纳西、米尔扎布尔译者按:原文Mirzapoor,现在英文名为Mirzapur。,最后我们于4月14日到达了安拉阿巴德。亚穆那河译者接:原文Jumna,又译做朱木那河,中国古代则将其译为阎牟那河。就是在这儿汇入恒河,但两条河在安拉阿巴德城堡以上的河段都不适合火轮船航行了,所以我们只好上岸,从陆上继续往萨哈兰普尔译者接:原文Saharunpore,现在英文名为Saharanpur。前进。所有的茶树都被搬到岸上,放在一个敞开的棚子里,直到上路的准备活动都安排好了。娄则先生——政府派来负责处理此事的专员,他显得很着急,希望安排好一切,把所有这些人、植物等安全、快速地送往目的地。我也要感谢政府代表瓦丁顿先生,他认真地听取了我的建议。

中国人以及他们的财物,茶树和制茶设备,一共装了9辆大车。因为每天只能找到够拉3辆大车的公牛,所以最后决定,在这个月的16日发3辆车,17日发3辆,剩下的3辆则在18日发出。我坐着一辆政府的马车于19日晚上离开安拉阿巴德,因为我的速度较快,所以从安拉阿巴德到萨哈兰普尔, 这一路上可以多次巡查上述三批人、货。

所有人、物都按时安全地抵达了目的地,然后移交给西北邦植物园和政府茶园的主管詹姆森博士。打开柜子的时候,所有茶树都长得非常好,柜子中一共有不下12838棵茶树,还有很多还处在萌芽阶段。尽管经过了从北部中国开始的长途旅行,中间又不断转换运输方式,这些树苗仍然绿油油的,生机盎然,就似乎它们一直长在中国的山里面没有挪过窝一样。

我从中国带来的制茶工人都安置在一个农场里,给他们分配了很好的房屋和花园。为了帮他们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安顿下来,一切能做的都给他们做了。在我离开包里(译者按:原文Paorie,现在英文名为Pauri)的那天早晨,这些离乡背井的人们都早早就起床了,穿着他们的节日礼服来跟我道别。

他们交给我一大堆写给他们中国亲戚的信件,请我帮他们把信件发出去。他们也送给我一件小礼物,希望我把它接受下来,一路上我好心照顾他们,他们很感激我,这是他们的一点小小心意。这个礼物我当然是拒绝了,我告诉他们,他们现在正做着的工作,是我一直梦想要实现的。这时候离开他们,我感到很抱歉。我们在一起旅行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一直都很信任我,把我看作是他们的领导和朋友。而我自己对他们也很友好,我也采取了很多措施,让其他人尽量友好地对待他们。从我开始聘请他们一直到离开他们,把他们留在这山间的新家,我从来没有惹他们生气过。

罗伯特·福琼中国见闻。(图片来自网络)

要让印度人喝到廉价的茶以鼓励种植茶叶

我现在收到印度政府的命令,让我到西北邦的茶园去考察一番。这些茶园都位于马苏里(译者按:原文Mussooree,现在英文名为Mussoorie),和莱尼托(译者按:原文Nainee Tal,现在英文名为Nainital)之间的各座山里面,占地总计达800英亩。总地说来,这些茶园运营得都很好,有望获得极大的成功。四面八方都是适合栽种茶树的土地,可是现在,不论是对当地人而言,还是对于政府,这些土地都没有什么价值。

今天,当喝茶变成英国以及它那广袤殖民地人们的生活必需时,大规模的、成本低廉的茶叶生产就不再是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了。对于印度当地人来说,茶叶生产对他们自己也是意义重大。这些可怜的帕哈里(译者按:帕哈里族人),主要分布在尼泊尔和邻近喜马拉雅的印度山区。人,或者说山区农民,他们目前连日常的基本生活都难以维持,更不要说什么奢侈享受了。他们地里出产的粮食,运到最近的市场去卖,所得连运费都抵消不了,更别说赚到钱去买什么日常必需品或者稍微奢侈一点的东西了。他们只有一条普通的毯子,白天用它当衣服蔽体,晚上用它当被子取暖,他们的房子只是一间泥巴糊成的土屋,遇到恶劣天气,这样的房子基本上不能给他们提供什么庇护。

如果这儿的部分土地能够出产茶叶,当地人不仅可以向市场提供一种价值不菲的商品,他们自己也可以喝上健康的饮料。和茶叶的价值比起来,茶叶所占的体积是如此之小,运输费用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当地人就可以找到赚钱的办法,让他自己和他的家庭生活得更舒服一些、更快乐一些。

如果对上面所说的有疑问,我们只需越过印度的边界,看看中国的情况就可以明白了。在中国,即使是按照最严格的意义来讲,茶也是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之一。中国人从来不喝冷水,他们讨厌冷水,认为它有害健康。从早到晚,他们最喜欢喝的就是茶了,他们喝的茶与我们的有所不同,不加牛奶和糖,只是用白开水把茶叶中的草本精华泡取出来。熟悉中国人这种生活习性的人都很难想象,要是生活中没有茶叶,这些中国人该怎么办。我敢断定,如果能推广喝茶的习惯,一定会让更多的人生活得更健康、更舒服。

印度人的生活习惯与中国人有些类似。这两个国家的贫穷家庭都很少吃肉类食品,日常生活以大米和其他粮食作物及蔬菜为主食。既然情况是这样,对印度人来说,让他们像中国人一样,培养喝茶的生活习惯也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为了让他们喝茶,那就一定要有廉价的茶叶让他们喝得起,印度人不可能买得起4到6先令一磅的茶叶,如果是4到6便士一磅还差不多。这个价格要做到并不难,只要他们在自家山地上种植茶叶就可以了。如果这能实现——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实现不了,那么印度人民就可以享受到一个非同一般的福利了,能够把这种福利提供给治下的老百姓,每个开明政府都会为此而感到骄傲。

  • 中国茶叶运输到印度的经过已关闭评论
  • 隐藏边栏
    A+
日期:2016年04月09日 分类:茶苗try
标签: